您的位置: 首页 / 观点 / 环球视野 / 正文

六学者评:“中美新一阶段贸易谈判”

2019-01-08 09:56:04 评论: 字体大小 T T T
中美关系何去何从是当下全球瞩目的议题。在这个重要的十字路口上,贸易谈判的进展又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本月双方的谈判是中美达成一定的协议,实现稳定,还是强调竞争,使两国关系愈为恶化?两国在贸易领域的摩擦是否会外溢到其他领域,亦或是外溢至其他地区?

海看快评 | 六学者评“中美新一阶段贸易谈判”|

原创: 海外看世界

本期嘉宾:

何思慎 台湾辅仁大学

朱志群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

孙太一 美国克里斯多夫纽波特大学

赵宏伟 日本法政大学

金君达 美国波士顿大学

金坚敏 日本富士通总研经济研究所

编者按

赵全胜(主编)

中美关系何去何从是当下全球瞩目的议题。在这个重要的十字路口上,贸易谈判的进展又起到了风向标的作用。本月双方的谈判是中美达成一定的协议,实现稳定,还是强调竞争,使两国关系愈为恶化?两国在贸易领域的摩擦是否会外溢到其他领域,亦或是外溢至其他地区?为此我们邀请了在美国的朱志群、孙太一、金君达,日本的赵宏伟、金坚敏以及在台湾地区的何思慎六位学者针对以下几个问题做出评论:

- 这新一阶段的谈判会如何影响中美间的贸易摩擦?

- 此次谈判是否能在90天休战期结束前取得实质成果?

- 可能会有哪些具体的成果?双方会做何种妥协?

- 谈判对美国经济、股市等有何影响?

- 美议会格局的改变以及通俄门调查等内政在2019年会如何影响中美间的贸易谈判?

- 中美贸易战在2019年对全球其他国家与地区有什么影响?

- 中美关系在2019会有哪些机遇与挑战?有何展望?

特朗普高举贸易主义损人不利己

何思慎 

台湾辅仁大学日文系教授

2018年是中美关系面临建交40年来最大挑战的一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美国不仅与中国在贸易逆差上锱铢必较,亦指控中国窃取美国的科技,自助手机验证申请彩金间顿时笼罩“新冷战”的疑云。

然而,当下的中、美经济关系不同于美、苏间的泾渭分明。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冷战结束后,在全球化下,中国成为世界经济体系的重要环节,美国不仅难以团结其他国家对中国同仇敌忾,在对中国祭出报复性关税后,美国经济亦反转下行。2018年第四季度,美国的经济数据不再亮眼,华尔街股市暴跌,造成全球股灾。

1、

 

(图片来源:央视网)

特朗普无法再藉股市的亮眼表现,向美国人民辩解,对中国实施报复性关税有损美国经济,美国可在这场贸易中迫使中国依美国的条件让步,使制造业回到美国,终止中国“偷走”美国人的工作与科技的行为。

进入“熊市”的美股预警2019年的美国经济不容乐观。虽然特朗普将此归咎于美国联邦储备局(Fed)主席鲍尔(Jerome Powell)的升息政策,但日本的经济分析认为,不可测的特朗普始为2019年全球经济前景最大的隐忧。在中美贸易战中,华尔街股市俨然成为特朗普最大麻烦。

美国耶鲁大学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认为,中美贸易战不存在赢家,对美国的影响令人担忧,若贸易摩擦导致中国经济成长率放缓至6%以下,其负面影响将波及整个东亚,东南亚等新兴市场国家也难以从生产转移中获利。

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专门做中国经济研究的史剑道(Derek Scissors)指出,特朗普的态度已从对所有中国商品课征关税,改口将与中国达成史上最大一笔交易。2019年世界经济之荣枯,中美贸易战能否在90天谈判下休兵,至为关键。

诚如习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举行的G20峰会中所言,全球化下各国走向开放、走向融合的大趋势没有改变。全球化为世界经济发展的历史进程,特朗普难以螳臂挡车,“美国第一”口号下的贸易保护主义不是美国经济、社会问题的解方,中美贸易战显然损人不利己。

贸易冲突是中美矛盾冰山之一角

朱志群 

美国巴克内尔大学自助手机验证申请彩金关系政治学教授

贸易谈判仅仅是今年中美关系多事之秋中的一环。传统中的三T—trade (贸易)、Taiwan(台湾)和Tiananmen或Tibet (人权)将使中美关系面临严峻挑战。由于2019年是众多事件周年纪念,各种问题会层出不穷,令中美关系非常棘手。

2、

 

(图片来源:美国之音)

特朗普去年签署了一系列友台法案,近来美国国会甚至学界友台护台声浪持续高涨,今年美国不打台湾牌是不可能的。而蔡英文为了2020年大选言行会更激烈,这从她最近对习讲话的反应已初见端倪。而国台办对蔡的观望期已经结束,开始直接点名批判。华盛顿-北京-台北三角关系有两边处于高度不稳定状态。

同时,去年底特朗普签署的涉藏法案及近期围绕维族人的问题,给两国在人权和主权上的争端带来导火索。总之,今年两国在方方面面的严重分歧都会凸显出来,困扰双边关系。在美国对华政策被鹰派主导的今天,北京除了准备中美贸易谈判不会顺畅的同时,还要做好准备迎接美方在其它方面的强劲挑战。

特朗普视角下中美贸易谈判的两种可能性

孙太一

克里斯多夫纽波特大学助理教授 

中美新一阶段的贸易谈判从美国的角度来分析存在两种可能性。

第一种是特朗普自顾不暇,急于安定外交。2019年,随着穆勒“通俄门”调查进入一个新的阶段,特朗普白宫将会接到越来越多的传票,就特朗普执政正当性的较量也许会进入到白热化的阶段。而随着1月新一届国会议员入驻华盛顿,两党在议会的格局已发生重要改变。不光是民主党开始以多数在众议院掌舵,共和党内部反对特朗普执政思路的议员也逐渐开始从私下到公开地发声。而笔者写评论此时,美国联邦政府依旧因预算问题停摆。因为特朗普和国会就造墙议题的分歧无法谈拢,美国的整个官僚体系的运作受到严重挑战。而2020年大选的预热已经开始,特朗普势必需要在2019年投入白菜网站大全精力去应付自己的各路对手(无论是党内还是党外),为自己连任做准备。所以,因为内政上的诸多挑战,特朗普可能会希望影响美国经济及潜在影响自己选区选民支持率的中美贸易摩擦能够快速被解决,这样他可以投入白菜网站大全精力去应付其他挑战。

3、

 

(图片来源于网络)

第二种可能是因为内政上各种挑战与困扰已经使得特朗普政府无法在任何内政议题上取得有效的胜利,而制衡中国成为了两党唯一的共识。特朗普政府也因此会更为希望在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上让美国取得显著的优势,提升自己的支持率。所以,从这个角度讲,特朗普政府不会轻易妥协。最新由国会通过由特朗普签署生效的《亚洲再保证倡议法案》(Asia Reassurance Initiative Act)就是朝这种可能性迈进的一个信号。

最终贸易摩擦会沿着哪一种可能性发展目前还不明朗。但可以确定的是,保持两国元首间的沟通,继续常规化双方解决贸易争端的机制与来往,对避免摩擦进一步升级是有好处的。中国也并不一定要急于向美国让步,而是应该借此契机,继续深化改革,并在有利的时机实施一些即对自身产业调整有利,也对缓解贸易摩擦有效的措施。

遭遇战和场外战

赵宏伟

日本法政大学教授

特朗普的第一枪是2018年3月钢铝关税战。在世界上,唯中国反击了,是为反击第一枪。而同期被制裁的日本,忍了。美国多年前就打压中国钢铝,中国出口美国的钢铝已经很少了。美国没想到中国会立即反击,是为中领导人曰之“遭遇战”。中美都要面子,第二战第三战的打到今日。

特朗普的第二枪本来是要对欧日打汽车战,增25%关税!对特朗普来说此为救美国制造业的决战之役!2018年没打响,那么2019年就是不打就过时了,必须打了。其实第一枪的钢铝也主要是打的加欧日。结果却是跟中国遭遇战了,而其结果又是对华贸易赤字创了历史新高,2019年显然不可持续。该做怎样的政策选择呢?

必须的是一切为了2020年总统大选!合理的选择应是一年之内不可能打赢的对华贸易战就只好见好就收了。但需要中国装着吃亏了,让特朗普可以装着是赢了。

中国怎么办?中国的利益在于场外战。学习日本开辟除美之外的自由市场。第一是要立即举手参加TPP11。此举更有防止特朗普忽然回归TPP,有先发制人之效!还应立即促成谈了十年有余的中日韩FTA,并于年内完成RCEP。

贸易战是两党在对中问题上的共识

金君达

波士顿大学政治科学系博士候选人

中美两国贸易摩擦的90天“停战期”已经近半;虽然美国 股市近期来走低,特朗普总统在“修墙”预算等问题上也面临国会挑战,笔者认为美国在两国贸易战中仍然处于心理优势,因此不太可能与中方达成一锤定音的共识性文件。而中方虽然在美国代表团前来谈判时可能会在贸易、境外企业准入和知识产权上做出进一步的开放姿态,却不太可能在核心问题,如国企和产业政策上向美方让步。虽然保持良性贸易互动有利双方民众利益,但贸易战在今年上半年很难得到解决。

特朗普政府的部分国内政策最近面临众议院民主党的挑战,但两党分歧大多不在中美贸易角度,相反特朗普可能会将贸易战作为提高支持率的主打政策;从以往经验看来,中美贸易战提高特朗普支持率,中国去年的开放政策(尤其是重新降低对美汽车关税)被其当做政绩。虽然美国近期股市下滑,但中国在去年的经济情况同样不乐观,采购经理指数(PMI)连续四个月走低,制造业面临压力,今年还可能受到失业潮影响。中国经济走低是多方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主要因素在国内而非贸易战,而近期中国的减税、普惠贷款等政策效果未知。大国贸易战是一个比较经济国力的过程,只要美方认为中国经济形势比自己困难,就很可能在贸易问题上继续加码,而非做出妥协。

 

4、

 

 

 

(图片来源于网络)

另外一些战术因素也影响双方决定。由于停战期在“两会”之前结束,美方很可能会借谈判制造议题、影响“两会”。另一方面,特朗普先前曾表态90天停战期可以延长,有可能也是借中方这方面考虑,试图在谈判中获得砝码。而中方最重要的则是拖延时间,因此可能会在中美有相同利益的知识产权等问题上继续做出小幅度让步。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莱特希泽等鹰派人士在近期特朗普团队人事变动中并没有受到冲击,很可能继续游说特朗普在贸易战上加码。

中美贸易摩擦走向对日本经济带来不同的影响

金坚敏

日本富士通研究所首席研究员

中美两国首脑在阿根廷G20峰会期间同意在3个月期限内不升级贸易摩擦并开展密集的贸易磋商。但是,全球分析家及主流媒体都把中美贸易摩擦看成影响全球经济的主要变数。中美两国是日本的主要贸易伙伴,日本市场及产业界对中美贸易磋商的走向保持高度关注。从经贸政策、贸易联系及金融市场的影响来看,我们可以从以下三种假设走向来观察中美贸易摩擦将对日本经济造成的影响。

 

5、

中美贸易战让日本渔翁得利 (图片来源:多维新闻)

1)     中美存在目前的贸易紧张关系但不进一步恶化: 日本有漁翁得利的可能性

尽管日本经济的出口依存度高,保护主义抬头总体上对日本经济有一定的负面影响。但是,贸易摩擦限于中美两国目前的提升关税水平而不进一步恶化,日本有可能在中美两国市场中得到替代效果而获益。在中国市场日本产品(如汽车、半导体、化工产品等)有可能替代美国产品而获益。据分析认为丰田和雷克萨斯对华出口大幅增加就是得益于中国提高了美国产高档车的进口关税而获益。同理,在美国市场上日本产品也可替代中国产品而获益。

但是由于日美对华出口产品竞争度高替代的可能性大,而中日输美产品的互补性大替代的可能性低。据研究机构NATIXIS测算,就目前中美提高的关税水平,日本在中国市场上可能获得最大652亿美元潜在利益、而在美国市场上日本可能获得的潜在利益为259亿美元。两者相加相当于日本出口增加11%左右。

2)中美就贸易摩擦达成较好的共识取消追加的关税: 日本将面临大幅度开放市场的压力

就目前中美双方贸易磋商及中方作出降低贸易紧张关系的措施(取消从美进口汽车的追加关税、恢复进口美国农产品及能源产品、首次同意进口美国产大米、拟立法禁止强制转让技术、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等)等动向来看,中美达成一定的贸易协议双方取消追加关税的可能性也存在。

尽管中美博弈可能长期存在,中方大幅度开放市场的善意将缓和中美紧张关系。同时,美国有可能增加对日本开放市场的压力,提出加快签署FTA要求,并导致日本期待美国重回TPP的愿望落空。再次背景下,日本也许会加大推动RCEP谈判的力度以分散来自美国的开放市场的压力。

3)中美协商难产、贸易摩擦加剧: 日元大幅升值、股市下错,经济遭受严重冲击

如果在中美协商过程中,美方要价“过高”超过中方承受限度有可能导致中美协商难产,贸易摩擦加剧。其结果可能带来全球金融市场动荡、股市下错、日元大幅升值,日本经济遭受严重冲击。如果日元升值状况持续,将严重影响近年来带动日本经济增长的旅游业,并加剧产业外移的“空心化”的担忧。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

责任编辑:东方
来源: 海外看世界
相关推荐:
看完这篇文章有何感觉?已经有0人表态
时间:
2017年03月03日 ~2017年03月04日
地点:
南锣鼓巷地铁站和张自忠地铁站之间 (确认报名后,告知具体地址)
博聚网